莲藕炖猪蹄

存文号——大量铁人相关。少量一八。

佛跳墙

大清药王:

半夜把自己写饿了可还行


无脑傻逼甜


慎入



 


佛爷府上新来的个厨子,闽地来的,拿手的除了河鲜海鲜,还有一道佛跳墙。


 
 


黄陶精致的绍兴酒坛滚烫烫端上桌,打开盖儿的那刻,齐铁嘴猛吸了一口气。


 
 


“真香。”齐铁嘴马上拿勺儿盛了一小碗:“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连佛都把持不住,小算命的我就不客气啦。”


 
 


说着朝张启山边晃脑袋边笑。


 
 


鱼唇鱼翅,刺参蹄筋,干贝鲂肚金钱鲍,加上上好的绍兴酒,满满的高级大杂烩在灶上炖足了时辰,打鼻子香。张启山却不为所动,只脱了皮手套,支着下巴看齐铁嘴的吃相。


 
 


汤水太烫,齐铁嘴拿大碗盛了浅浅一碗底。他怕烫,张启山知道,上回新厨子做了个闽地的甜食小吃芋泥,面上不冒烟气,其实刚出锅烫得很,齐铁嘴又好吃甜食,冒冒失失一口烫的满眼泪花。


 
 


那蠢相,张启山现在都还记得。幸好他手边放了刚用凉水冲的桂花蜜,齐铁嘴猛灌了一大盏,才得救了一般脱了力软绵绵地靠在他胳膊上。


 
 


明明叫着铁嘴,嘴却娇气得很。


 
 


齐铁嘴拿着白瓷勺子吹凉,红艳艳的嘴撅成个樱桃果的形状,鲜香的味道吹到张启山这头。张启山慢慢靠近,趁他不知,一口夺了他嘴边的食。


 
 


齐铁嘴拿着勺愣了,没多久便反应过来,新拿了个碗给张启山盛了:“还真是佛跳墙,连佛爷都忍不住想尝尝。”


 
 


恭恭敬敬地把足足的一碗放在张启山面前。


 
 


张启山却再没有动一口。






 
 


厨子说,这佛跳墙除了材料难配,还有一点,各种料放入坛内,一定要上小火煨制,不可急燥,否则达不到效果。


 
 


齐铁嘴吃汤的时候,眼镜蒙了一层雾气看不见,便把眼镜摘了放在手边。其实他天生近视,摘了眼镜和蒙着雾气没分别,他就是觉得这样舒坦点。


 
 


等张启山终于从书房里出来,齐铁嘴已经吃了一圈了。


 
 


他在张府越发没有以前的拘谨。


 
 


到底是来多了,出入都跟在自家似得。


 
 


张启山觉得这样很好。


 
 


听到些动静,齐铁嘴抬头。看不见也辨不清方向,他头微微偏过,视线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张大佛爷。


 
 


到处都是晃动的人影,副官,亲兵,佛爷。


 
 


张启山走到他身边,手伸到下巴下面一揽,让他的头转到自己的方向。齐铁嘴眯了下眼,笑开了。


 
 


“这银丝卷真好吃,佛爷您试试?”


 
 


“你爱吃便多吃一些。”


 
 


“谢佛爷。”齐铁嘴笑嘻嘻地说道:“我能带些回去不?”


 
 


张启山夹了一筷子嫩肉在嘴里,咬实了:“不行,你要想吃,就乖乖来我这儿。”




 
 


吴老狗来找齐铁嘴算姻缘。


 
 


齐铁嘴大惊,这吴老狗终于开窍了。没想到那人一拍桌子:“不是给我算,是给三寸钉。”


 
 


好么,狗要配种还要他给算一卦。齐铁嘴大怒,把他轰出自己的香堂。


 
 


这家伙,恐怕他孙子的婚事他都不会这么上心。


 
 


张启山听他说了这件事,来了兴致,要齐铁嘴也给他算一卦姻缘。


 
 


齐铁嘴瘪着小脸掏出两个铜板,在手里晃了晃,向上一抛。


 
 


又被张启山给抓住了。


 
 


张启山把铜板放到耳边,眼却直勾勾盯着他。一会儿,他说:“成了,我知道了,铜板告诉我了。”


 
 


齐铁嘴小心翼翼地问:“铜板说什么啦?”


 
 


“不可说。”张启山倒跟他装起鬼神来。


 
 


齐铁嘴伸手拽了拽张启山的军衣袖子,委委屈屈地:“那佛爷好歹把铜板还我哇,佛爷家大业大,怎么连小算命的钱都占。”


 
 


张启山心里冷哼一声。家大业大怎么了,不只占你铜板,还要占你的人。


 
 


END





 

评论

热度(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