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藕炖猪蹄

存文号——大量铁人相关。少量一八。

【一八】张启山的猫(就是一颗糖)

我这个人有个毛病,越是被捅刀,就越想用糖砸回去……

  

正文

 

01

 

齐铁嘴养了一只猫。

 

一只狸花猫,两个巴掌的大小,黑棕相间的虎斑,尤其脖颈间有一圈黑毛尤为显眼。齐铁嘴看见她第一眼就觉得像那谁穿披风的样子,鬼使神差地就抱回了家。

 

这一抱回家吧,怎么看怎么喜欢。正好大冬天,齐铁嘴就把她放在领口里,让她把头露出来,走哪儿带哪儿。

 

就连去佛爷府上的时候,那只猫都稳稳地暖着齐铁嘴的胸口。

 

02

 

张启山听见进门的脚步声,刚一抬头,就看见了齐铁嘴胸口的那只猫。

 

齐铁嘴倒没发觉什么异常,还是习惯性地就坐在了张启山旁边的椅子上。

 

张启山侧着头看向齐铁嘴,用手指了指那只猫。

 

齐铁嘴马上反应过来:“这猫啊,捡来的!叫小虎。”说完用手顺了顺小虎的毛。

 

“为什么突然想养猫?”

 

“哦我觉得她像……就是像一个朋友,合眼缘。带回来以后我还给她算了一卦,能助我,我就养了。”

 

“像谁?”

 

“这,说了佛爷也不认识。佛爷今儿什么事啊?”

 

“没什么事儿就不能请八爷了?”

 

“不不不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我就是,最近养了猫,得回去让她熟悉一下环境。”

 

张启山背靠着椅子,盯着齐铁嘴就不说话了。


齐铁嘴被他盯得有点慌,只能出声试探道:“佛爷?”

 

张启山正了正身子,一脸严肃地对齐铁嘴说:“你这猫有毛病。”

 

话音刚落,齐铁嘴和张副官都愣住了。

 

都是吓的。

 

齐铁嘴吓得直接问了:“我就是觉得她有点病殃殃的,也打不起精神来,原来佛爷你还会看猫,你给看看小虎怎么了?”

 

张副官吓得在心里问了:佛爷居然这都会,佛爷除了不会生孩子还有什么不会的?

 

张启山云淡风轻地说道:“府里有会看的大夫,我听过一些。天也不早了,你先住下,我明天让大夫给你看看。”

 

齐铁嘴觉得张启山的主意不错,道了谢便由佣人领着去了客房。

 

等齐铁嘴走远一些,张副官才问道:“佛爷,我们府上没有大夫会……”

 

“去请一个,明天我要见到人。”

 

“.…..这就去。”

 

03

 

这一住,倒是把齐铁嘴的猫给住成了张启山家的猫。

 

齐铁嘴到底是有自己的盘口和手底下的伙计,每月还抽空回去看看。

 

但这猫被张启山以病情还需观察为由一直留在了府里。

 

张家的佣人曾经有过这样一段对话:

 

“你说佛爷又不是那么爱猫的人,怎么就让这猫留下来了?”

 

“你不懂,这叫‘跑得了盘口跑不了猫’!”

 

04

 

夏至的时候,齐铁嘴在张启山府上喝醉了。

 

齐铁嘴抱着小虎一边顺毛一边念叨着“女大不中留啊”、“带过来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歪歪地倒在沙发上。


张启山在旁边看着,不知道怎么就想出一句“老婆女儿洋沙发”来,可能是自己也有点醉了。

 

张启山走到齐铁嘴面前,觉得这次总算能把以前没能知道的事都问一遍了。

 

“老八,你说这猫像谁?”

 

齐铁嘴迷迷糊糊地捏着小虎的脖颈答道:“像佛爷,你看他脖子这圈毛……像不像穿那件披风的佛爷……”

 

张启山笑了笑,把手覆在齐铁嘴的手上。

 

“那你当时算了卦,这猫能助你,她助你什么?”

 

“好像……好像是……姻缘…….”

 

05

 

第二年冬天的时候,吴老狗来张启山府上找齐铁嘴叙旧。

 

张启山先到客厅,肩膀上披着一条长长的黑棕色围脖。居然还在动。

 

吴老狗悄悄问旁边的副官:“佛爷肩膀上那条围脖是不是成精了?”

 

张副官翻了个白眼:“五爷,那是佛爷的猫。”

 

吴老狗这才看清楚,确实是一只趴在张启山肩膀上的狸花猫。

 

张启山和吴老狗打了声招呼,便说去找猫了。

 

吴老狗愣了愣,又问张副官:“你们佛爷怎么了,猫不就在他肩膀上吗?”

 

张副官叹了口气。

 

“不是这只。”

 

06

 

齐铁嘴吃完甜食犯了困,在沙发上睡着了。

 

张启山走过去把他抱了起来。

 

“找到了。”

 

齐铁嘴慢悠悠地醒了过来:“啊,找到什么了?”

 

“我的猫。”

 

 

End

 

猫的原型是以前外婆养的狸花猫,冬天就喜欢趴在外婆的肩膀上,大概是自己懒得走吧

 

很喜欢  夏绘梨衣  太太这篇文里的猫http://xiahuiyi.lofter.com/post/1cd64bab_bb476ef  安利这篇好文,甜虐都痛快


评论(31)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