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藕炖猪蹄

存文号——大量铁人相关。少量一八。

【老九门同人】好嫌

太太的文每次都萌得我恨不得蹦到天上去摘下星星送给你!!!!!

安采之:

  一八  佛八 老九门






正文








  为了二月红他堂客,老九说要去偷新月饭店的请帖。




  老九说:“八瞎子,你去算命,摸清那个哈宝(傻逼)把请帖藏在身上哪个部位。”




  齐八爷在啃苹果,啃得一脸果汁:“怎么摸?摸哪里?我要伸手把他全身摸了么?万一他藏在裤裆里了呢?”




  ……那他也不嫌扎的慌。




  张启山冷静道:“不许他去。”




  老九说:“你们这群算命的,不就天天爱摸骨什么的么?你说你摸了多少个妹砣了,摸个男的怎么了?”




  张启山:“……不许他去。”




  “哎,佛爷没事,听他说完。”齐铁嘴摆摆手,“可是那个哈宝彭牛鞭不是好厉害的么?我摸他他会不会直接做掉我啊?”




  解老九乐呵:“你不是一向挺怂么?你认输求饶咯。”




  齐八爷:“有点道理。”




  二月红剥橘子:“为了我堂客,你忍一下咯。”




  齐八爷:“要是我因为非礼男的被打成残废,你包我下半辈子的橘子?”




  二月红大方:“好说。”




  齐八爷:“那成。”




  张启山把他手里的苹果核给拿了:“不许去。”




  齐铁嘴愣了愣,撑着头一脸生无可恋:“佛爷,你是不是嫌弃我没用啊。”




  众人抬起头,用一种“你才知道啊”的眼神看着他。




  齐铁嘴当时就不想活了。




  后来跑去偷彭牛鞭的身上的请帖,齐铁嘴还专门穿了他爷爷传下来的道士行头,一身这样的出来,佛爷二爷九爷都沉默了。




  二爷:“一看就是一副冒打得(欠打)的样子。”




  九爷:“一看就是一副冒打得(欠打)的样子。”




  佛爷:“……”




  齐铁嘴:“?”




  唯一不是长沙人的佛爷甩甩手,做嫌弃状:“赶快走。”




  二月红匪夷所思,拉着齐铁嘴灰扑扑的衣角:“你……你居然连你爷爷的斗也倒?!”




  齐铁嘴快被嫌弃哭了:“你滚滚滚,再吵不帮你救堂客了。别的妹砣一看到我这个样子就上来捡篓子(占便宜),你就是不承认我靓。”




  解老九做恶心状。 




  解老九被张启山打了。




  张启山:“哪个妹砣?”




  众人侧目,诡异的看着他。张启山皱眉问:“怎么了?”




  三湖南人一起默契摇头,没啥。




  就是你一个东北人说长沙话,就像是湖南妹子大热还天裹个貂一样吓人。




  张启山皱眉,冷眼看向齐八爷。




  齐八爷:“这里这么多男的,你就看我干嘛。”




  二月红瞪他:“你讨厌咯。”




  齐八爷:“老二你六岁打翻油灯烧了家里牌位赖给是吴老狗的狗干的八岁玩打弹弓打到自己眼睛哭到尿十岁跳皮筋摔掉了门牙十二岁嚷着跟我争你要嫁佛爷……”




  二月红慌忙:“看你肯定是因为佛爷喜欢你咯!”




  齐八爷隔着镜片冷漠看他。




  张启山问老八:“你跟他,争着要嫁我?”




  “……”齐铁嘴,“不是,是他要嫁你……”




  二月红:“齐铁嘴我杀了你。”




  齐铁嘴:“我拦着他不让他嫁咯。佛爷你是佛命,天仙一般的人,怎么能被一个哈宝垂涎。我就阻止他了。我还跟他打架,但我打不过二月红。”




  解老九拦架:“快点快点,火车快进洞了。八爷去摸骨,二爷去偷请帖,佛爷干掉哈宝。”




  张启山目光扫过老二老八老九三人,询问:“哪一个哈宝?”




  解老九:“彭三鞭,佛爷,你这样说话其实有点可怕。”




  ……




  齐铁嘴一副道士装扮,摸摸摸,摸进了彭牛鞭的车厢。




  齐铁嘴笑,笑的又甜又友善:“先森,算命不咯?”




  彭牛鞭一转头,本来想叫人揍齐八爷,一看,觉得这青年长得有点漂亮,一时之间居然不太愿意叫人来打他个鼻青脸肿了。




  彭牛鞭紧紧盯着他注意力全在他身上:“你,过来给我摸个骨。”




  居然这么好说话诶。




  齐八爷笑笑,撸起袖子,就要上前开始摸。




  彭牛鞭等着他摸。




  然后就被打死了。




  一声枪响,姓彭的太阳穴上多了个血洞。两个手下要进来,又是被打死了。




  百发百中。张启山的手法。




  齐八爷愣了,看着张启山走进来,看了一下地下的尸体,冷漠地掏出了尸体身上的请帖,拉着傻了的齐铁嘴走人。




  齐铁嘴看着他:“您……既然早就可以这么做……所以您是要我吸引注意力的?”




  张启山没理他。




  齐铁嘴有点丧气:“您怎么不早告诉我啊。我可是做好了挨打的准备的,您这也太突然了。”




  张大佛爷静了静,突然转身,把他按墙上,双手抓着他的肩膀皱着眉一字一顿道:“谁都不能打你!”




  齐铁嘴看着他,眨了一下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张启山十分嫌弃地拍拍他的肩膀:“别笑了。快走。”




  齐铁嘴捂着脸让自己不要笑出声:“噢噢噢噢。”




  解老九想出的馊主意是。




  抢完请帖为了不让彭牛鞭的势力和手下发现,在两辆火车交错的时候,跳火车。




  齐八爷说这是不科学的。牛顿会被气醒。




  二月红和张启山直接就跳成功给他看了。




  齐八爷:“……”




  齐八爷手心发冷汗:“我不敢我不敢我不敢,爹爹妈妈爷爷奶奶……”




  二月红落地,一捋头发:“让你小时候不好好学功夫咯。”




  齐八爷趴在火车顶上大喊:“我小时候是瞎子!!但你小时候是妹砣!!”




  二月红:“你,跳死算了。”




  张启山将外套脱了,挽起袖子,他这个样子让齐八爷想到他当年在武藤兰道馆救下自己的样子。张启山打开双手:“你跳。”




  想到佛爷会接着自己,八爷热泪盈眶,觉得佛爷对自己真好,自己再也没有什么怕的东西了。




  然后他咬牙用力一纵。




  信仰之越!!!




  然后就滚在火车皮上摔得吃土。




  他诚恳地想,张启山你不要搞我咯你屋里炸了。




  事后齐铁嘴扶着自己腰,一副被蹂躏的样子委屈道:“大佛爷你不接着我你打开手搞么子咯?”




  张启山面无表情:“我的意思是让你放松心情。”




  齐铁嘴一脸嫌弃:“……”




  解老九:“你那个表情干嘛。”




  齐铁嘴:“我正在深深地嫌弃自己这个善良又爱相信别人的人。”




  ……




  请帖拿到了。




  佛爷的意思是,新月饭店,我去就好,你带着堂客在北京给我们买特产吧。




  二月红:“不行!”




  八爷皱眉点头道:“肯定不行。二爷买的特产不好吃。让他堂客自己去买就可以了。”




  张启山点头了。




  “……”二月红目光严肃,“新月饭店我也要去,我给我堂客治病诶,你的意识是想甩开我咯?”




  张启山:“去人太多。你还带着女眷,容易引起别人的怀疑。”


  


  二月红一脸阴沉:“那你留老八去买特产,我跟着你去。我身手比八瞎子好,我俩去肯定更安全。”




  张启山视线冰凉,和二月红对视。




  二月红怒目而视!




  张启山轻轻移开了眼。




  齐八爷站在佛爷身后,抱着他的手臂从张启山肩膀上露出一双眼睛,十分嫌弃地看着二月红:“人佛爷就是喜欢我,做什么事都只愿意带着我,看着我就是安心,你不服咯?”




  二月红:“……”




  二爷揉了把脸,垮了肩。实在没眼看了:“你们爱吃什么特产?”




  新月饭店挺好看的,关键是,他给佛爷八爷开了个豪华总统大床房。




  大床房。




  啧,新月饭店就是新月饭店,真是慧眼识珠。




  八爷站在门边上看了一会儿,行李啪叽掉在了地上。他激动地全身哆哆嗦嗦,还没等他开口,张启山就说:“去找侍者来。”




  齐铁嘴有点愣,随即心里有点落寞,果然佛爷还是嫌弃他。




  他点点头:“哦,好的我这就去找人换房。”




  张启山:“我不喜欢跟别人睡。”




  齐八爷:“哦哦哦,当然的。那是那是!我懂我懂!”




  张启山:“除非我很喜欢那个人。叫侍者送点吃的来,你刚才嚷着说饿了。”




  “……”八爷的手放在门把手上,正要出门,整个人都愣在那里。过了好几秒,他突然一百八十度转身拦腰跪地滑行抱着佛爷的腰,抬头眼睛亮晶晶地问,“那您有多喜欢我啊?”




  张启山看他,解开长衫第一个扣子。他不习惯穿这种衣服:“我嫌弃你。”




  齐铁嘴一点儿也不伤心,嘿嘿笑了两声。他站起来,张开手,确确实实地给了张启山一个拥抱,笑嘻嘻的问:“有多嫌啊?”




  张启山回抱他,手搂在他腰间,垂着眼睛遮盖住一切神情。只是拥抱的力度更大了些:“好嫌。”




  END


  



评论(1)

热度(2135)

  1. ReiAi众神的晚宴 转载了此文字
    冷幽默好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