莲藕炖猪蹄

存文号——大量铁人相关。目前德哈。

【一八】【张启山x齐铁嘴】 【现代向】《张秘书每天都被闪瞎眼(下)》

舅舅舅妈浪漫史

用户19801126:

「严重ooc慎入」
「严重ooc慎入」
「严重ooc慎入」
7、算命先生醒了以后,就天天往局长那跑。局长还在ICU的时候,他就拄个拐往ICU门口一杵,一杵杵一天,就等着医生喊病人家属的时候溜进去看局长两眼。每次下床都要捂着腿哎哟半天,秘书看不下去了,干脆给人找了个轮椅。
局长转普通病房以后更过分,直接霸占了局长病房里陪床的小沙发赖着不走,轮椅也不要了,接着拄着拐每天哎哟。秘书没办法,只能把齐先生的病房退了。
局长醒来一眼就看见算命先生了,抱着拐葛大爷式摊沙发仰在沙发上呼呼大睡,哈喇子都快流到地上了。
局长突然就觉得心情特别好。

8、局长还是让秘书花钱在自己身边加了张床,那沙发睡的算命先生缩手缩脚的,怎么看怎么不舒服,也不知道他这几天是怎么睡下来的。
这天秘书出门给两个病号买水果,齐垣盘着腿坐在床上,神神秘秘地跟局长说:“哎,张启山,你知道吗,那天我被打晕了绑走的时候做了一个梦。”
“嗯?”局长掀了掀眼皮,瞥了他一眼。
“我梦见你来救我了!”
废话!这他妈是梦吗?!局长都要气笑了。
“在梦里你可比现在威风多了,单枪匹马砍翻百十来个日本人,哎哟哟,那功夫了得……”齐垣一脸崇拜,局长很不高兴,就算梦里也是自己救他,醋该吃还是要吃。
局长抬手呼撸了一把算命先生的脑袋,不满道:“我都还没问你,你明明趋吉避凶的本事不小,为什么不算一算自己出门会不会出事?!”
齐垣哎哟了一声,连忙抱住头不让局长呼第二下,听到局长这声质问,齐垣忽然挺直腰板正色起来。
“张启山,你知道做我们这行的,五弊三缺,算的越准越折寿,因为泄了天机。原本我孑然一身,算了就算了,也不在乎长寿短寿,但我现在封卦了,除了你叫我算,否则我都不算,不算人不算己,因为我现在不想死了。”齐垣顿了顿,低垂了眉眼,下定决心似的,“遇到你之后,就特别特别不想死。”
张启山沉默了,只感觉满脑子都在炸烟花。
半晌,局长抬手揉了揉算命先生的头发。

在门外站到腿都要断掉的张秘书最终还是没有推门进去,拎着水果默默走了。

9、张秘书觉得,舅舅和算命的住的这个病房真是没法待了!俩人虽说也没干嘛,就是眉来眼去的这个腻歪劲儿,简直辣眼睛!
“哎,张启山,你吃不吃苹果?还剩俩,你一个我一个。”齐垣随手捞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登时被酸的倒吸一口冷气,“呸呸呸!好酸!算了不要了,剩下这个咱俩一人一半吧。”说着就要扔。
局长拦住了,顺势在齐垣咬过的地方啃了一口。
“还好,这个给我吧,我喜欢吃酸的。你吃那个,那个甜。”说着拿过齐垣手里的酸苹果咔嚓咔嚓吃的香甜,表情一成不变,滴水不漏,仿佛真心热爱吃这种酸到倒牙的苹果。
听听!听听!!!什么叫扯犊子,这就叫!!!最怕吃酸的就是他,放了醋的菜他都不吃!!!
张秘书白眼翻的眼睛都要疼了。

10、出院以后,齐垣再也不用张秘书去叫了,每天准时准点到公安局报道。
“我跟你们说,局长好帅好帅的!那天我被绑架,绑匪没人性啊,居然还把我吊起来打!这可能忍?局长来了以后,手持一柄AK47,单枪匹马撂翻百八十人,你说厉不厉害?厉不厉害!”这天齐垣来了以后,习惯性口没遮拦地和局长手下一帮小姑娘吹比,把个群二十来岁小姑娘听的是心思神往熏然欲醉,脸都红了。
办公室里,张秘书看着齐先生手舞足蹈的背影,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舅,你就让这算命的……”接收到舅舅凌厉的眼神,张秘书慌忙改口,“算、算命的齐先生这么造谣合适嘛?”
唰,局长手里的报纸翻了一页。
“随他高兴。”

11、张秘书有个好习惯,就是进办公室之前会敲门。好死不死这天有个突发事件,他急三火四地冲进舅舅的办公室,也顾不上敲门不敲门的了。然而这次不敲门,成了他人生最后悔的事情,他日后每次回想起来都倍感沉痛。哪天不敲门不行,偏偏是这天!!!
因为他冲进办公室后,看见他的舅舅,把算命先生压在办公桌上……亲的昏天黑地。那啧啧的水声和算命先生的呜咽声交织在一起,直往人耳朵里钻。
张秘书当时就呆在原地,还没反应过来,脸已经“唰”的红了。
张局长见外甥突然闯进来,先是吓了一跳,随即捞起椅背上的大衣把算命先生兜头盖住按到怀里,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一句:“滚!”
然后张秘书就关上门屁滚尿流地滚了。
没五分钟局长从办公室出来了,见到缩在墙角面壁的张秘书,走过去居高临下地问张秘书有什么事。
张秘书愣了几秒。

对哦,什么事呢?

12、这天张局长心血来潮地下厨想给算命先生做个爱心便当,以毁了灶台及差点烧掉厨房为代价获得【煮成渣的米汤×1】+【煎糊的鸡蛋x1】。
局长有些忐忑地把劳动成果带到办公室给算命先生。结果算命先生二话没说连碗底都舔的干干净净,末了还笑眯眯地夸局长:“哎呀张局长你厉害啊,居然还会煮粥!我什么都不会,就能烧个开水,你比我强多了。”
局长听了立即美的要上天,脸却绷着假意抱怨了两句:“咳,小日这孩子越大办事越不牢靠,打个饭半天都没打回来,还好我给你带了吃的。”

张秘书拎着饭菜站在门外无语凝噎。
你妈,怪我咯?

13、多年以后,张秘书终于问出了困扰自己多年的问题。
“舅妈……啊不是!齐叔!”面对算命先生突然横过来的眼刀,张秘书咽了咽口水,“你算命这么厉害,当年舅舅去掀你摊子,你怎么就没算到呢?”
齐垣意味深长地笑了。
“我算到了啊。”

张日山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呵呵,为什么我要嘴贱问呢。








妈呀总算肝完了_(:з)∠)_
心疼秘书30秒2333~


上、中自己点我头像去找哦(*^3^)

评论

热度(297)